北京时间:2024年05月26日
当前位置:首页 >>民生话题 >>怎么能让“网瘾”老人放下手机?
怎么能让“网瘾”老人放下手机?
发布时间:2023-10-09  来源:法治日报

  ● 不少“老漂族”为了帮子女带小孩,离开生活几十年的故土,往往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生活环境不适应、社交困难等问题,但同时又具有较高的社交需求。矛盾之下,不少老年人将需求寄于线上

  ● 老年人走出家门的活动也是一种锻炼,对老年人身心健康更有益处。并且,线下社交可以产出老年人相互间、代际间的邻里互助、守望相助、代际互助,在应急性、日常性的帮助上发挥作用

  ● 为了推动老年人“有所养、有所依、有所乐”,我国正紧锣密鼓推动适老化改造工程。不少小区通过适老化改造工程,帮助“网瘾”老年人开展线下社交,走出网络沉迷

  ● 社区应该多组织一些公共法律服务活动,比如加强普法,加大面向老年人的互联网使用宣传力度,提高老年人的风险防范意识,降低杀猪盘、虚假投资理财、网络贷款等对老年人的权益损害

  “以前老是喜欢玩手机刷短视频,现在有舞伴了,每天约着跳跳广场舞,既锻炼身体又能交到不少聊得来的朋友。”62岁的邱玲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

  邱玲住在广东省东莞市某小区,是一名空巢老人,儿子和女儿都在外地工作。为了方便联系,几年前,儿子给她买了部智能手机。学会操作后,用手机刷短视频、看直播就成了邱玲消遣时间的主要方式,有时甚至忘了吃饭。

  一次儿子假期回家,看到母亲半夜12点还在玩手机,很是担忧:“长时间窝着看手机,影响身体健康,我妈落下了颈椎病;此外,我妈平时省吃俭用,舍不得吃穿,却在直播间被主播诱导打赏了三四万元。”

  把邱玲从“网瘾”状态拉出来的,是该小区不断推进的适老化改造。据了解,近年来,该社区投入资金200多万元,新建老年人户外活动长廊,配套老年人健身器材,组成动静皆宜的活动场所,同时开设老年社会交往支持小组,丰富社区老年人的闲暇生活,促进组员们互识互助。邱玲逐渐成了小区的“社交达人”,拥有广场舞领队、环保志愿者等多重身份,抱着手机刷个不停的画面再也没出现过。

  多名业内人士受访时说,数字时代,老年人的社交需要依赖线上线下双重互动空间,尤其是要发挥社区的作用,应加强法律政策的支持力度,推动社区室外设施建设回应老年人社交需求,组织活动为老年人营造良好的社交环境,推动老年友好型社区建设,保障广大老年人合法权益。

  背井离乡陷社交困局

  染上“网瘾”增加风险

  “不玩手机比少吃顿饭还难受”“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枕边的手机”“熄灯后总要躲进被窝刷视频、看小说”“每天在App上打卡领金币、兑换小礼品”……《法治日报》记者近日随机采访北京、天津、湖南、广东等地一批老年人发现,不少人都有“网瘾”。

  家住天津市河西区的刘兴旺今年73岁,刚学会使用智能手机的他很快被各种有趣的短视频所吸引。其儿子吐槽道,父亲每天看手机的时间至少8小时,有时甚至会看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中午才起床,常常是早午饭一起吃,和家人、朋友交流的也少了,“常常沉浸在网络世界里,和现在的‘网瘾’少年没什么差别”。

  在“网瘾”老年人中,不少是“老漂族”。他们为了帮子女带小孩,离开生活几十年的故土,往往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生活环境不适应、社交困难等问题,但同时又具有较高的社交需求。矛盾之下,不少老年人将需求寄于线上,以寻求陪伴和情感支持。

  王枫艾一年前从老家湖南邵阳来到长沙帮忙带孙女,对她来说,来到长沙虽然“在家庭这个圈子享受到了天伦之乐”,但“在大一点的圈子里,又感觉自己疏远了亲戚朋友,自我封闭了”。没有朋友,没人可交流,对门的邻居都没有来往……提及外出社交,她更是有苦难言:“我们这个年龄再重新建立朋友圈很难,空闲时间也不多,忙着做饭、打扫、看孩子,只能在闲暇时刷刷手机。”

  从南到北的地域跨度,让来自贵州遵义的林程在北京带孙子的日子过得并不舒畅。“我说遵义话,别人听不懂,出门问路都不方便,所以干脆就懒得出门了,就在家用手机看看视频或者小说。”

  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庄曦在研究报告《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城市新移民的互联网社会支持》中指出,针对江苏部分区域60岁以上城市居住老年人的调查显示,随迁老人的信息支持需求占比最高,达61.1%;情感支持需求和陪伴支持需求占比较高,达45%。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检索相关文献发现,从国内外理论与实验依据来看,缺乏线下社交对老年人的认知能力影响较大。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研究人员曾对1203名认知能力良好的老人进行了平均3年的随访和实验,发现那些社交活动不够频繁、社会网络关系较为局限的老人,患认知症的风险平均增加60%。

  面对面交流不可或缺

  适老化改造意义重大

  为了让母亲戒掉“网瘾”,假期,邱玲的儿子拉着她去广场结识了不少邻居,还带她熟悉各种健身器材。慢慢地,邱玲不再沉迷于网络,而是通过线下社交充实自己的生活。

  华北电力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刘妮娜及其团队一直关注老年人群体权益保障,她告诉记者,面对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发展老年人线下社交具有重要意义。

  “人天然具有合群的、社交的需求,也就是人与人的交往,这是人的本能需求,是现实的而非虚构的。虽然互联网快速发展,可以辅助性、补充性地满足一部分老年人的社交需求,但是这不能替代线下社交。”刘妮娜说,社交关系可以为老人“护航”,心理学领域对于社会护航理论的相关研究表明,老年人的社会关系网络就像“护航者”,在步入老年后为老年人个体提供支持,以应对变老所产生的压力。

  “老年人走出家门的活动也是一种锻炼,对老年人身心健康更有益处。并且,线下社交可以产出老年人相互间、代际间的邻里互助、守望相助、代际互助,在应急性、日常性的帮助上发挥作用。”刘妮娜说。

  更充实的面对面交流、更紧密的人与人交往,近年来,不少小区通过适老化改造工程,让更多老年人参与、扩大线下交友,也帮助不少“网瘾”老年人走出网络沉迷。

  记者走访北京市朝阳区、东城区、石景山区多个社区发现,这些小区普遍进行了适老化改造,花坛、小公园旁边放置了不少公用椅子,很多老年人聚在一起,有的一边“遛娃”一边交流生活琐事,有的一边使用健身设施一边分享锻炼心得。

  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街道某社区中心位置,设置有一个集健身、娱乐、休闲功能于一体的文化广场,老人们在广场晒太阳,聊天唠嗑、锻炼身体。该社区西侧还建有一个绿荫口袋公园,棋牌桌、儿童乐园、健身器材、塑胶跑道等活动设施一应俱全。“社区适老化改造后,环境变好了很多,还有很多健身设施,现在大家都喜欢下楼来活动活动。”该社区居民王奶奶说。

  在北京市东城区某社区,养老驿站工作人员陈女士告诉记者,驿站每个月会组织一次免费义诊活动,有专家为老年人讲授中医知识,在现场进行健康指导,“我们还会为一些失能、残疾老人免费理发、洗澡,其他老人有需要,也可以联系我们”。在该社区内,还有一所“老年大学”为老年人提供相关学习机会。

  “原来我和其他楼栋,甚至自己居住楼栋的不少邻居也不过是‘打个照面’,现在社区经常举办活动,让我们的距离一下子就变亲近了,很多人成了好朋友,生活精彩丰富多了。”该社区居民李奶奶说。

  改造应考虑实际需求

  多组织法律服务活动

  社区是老年人日常活动的重要场所,社交则是老年人在社区生活中的重要需求。

  为了推动老年人“有所养、有所依、有所乐”,我国正紧锣密鼓推动适老化改造工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新开工改造城镇老旧小区4.26万个、惠及居民742万户。今年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全国老龄办印发《关于开展2023年全国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区创建工作的通知》,明确今年将创建1000个全国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区。

  由于社区数量庞大、各地经济水平差别较大等原因,目前部分小区的适老化建设尚存一些不足,很多小区的适老化建设也与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存在一定的距离。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燕珉及其团队曾对北京市某社区持续跟踪调研发现,老年友好社区室外环境设计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过于追求概念,存在形式主义。一些新建小区在总平面图中或者某些特定的视角创造新颖的设计点吸引眼球,增强冲击力,也为住户带来了美的感受。然而,在老年人实际使用的过程中,这些新颖的形式反而给社交及正常的社区活动带来很多不便。

  比如,一些老年人反映,社区内整齐排列的方形构图的树凳,实际使用中发现光滑的面砖和坚硬的转角,导致休息时的舒适度不高,其布置形式也不利于形成围坐交谈的交往气氛。

  调研还发现,部分社区将老年人和儿童的活动空间作为独立的设计对象分别进行创造性设计,但是二者距离较远,缺乏良好的互动,使得老幼活动被割裂开来。如社区的儿童游戏沙坑与老年人健身器材相隔较远,沙坑旁缺少为老年人设置的休息座椅。

  “因此在社区室外环境的设计规划上,不同活动主题的场地可以相邻布置,形成‘广场群’,场地之间能互相守望。社区还应当配置一些可以多功能使用的装置,让人们自由地、创造性地使用,避免将装置的用法固化。”周燕珉建议。

  刘妮娜从管理服务的角度提出,应鼓励老年人积极参与社区治理和社区服务,参与老年大学继续学习,到社区文化娱乐活动中丰富身心,还可以到社区提供互助志愿服务,参与到社区协商议事中共商共解社区难题等。

  “社区应该多组织一些公共法律服务活动,比如加强普法,加大面向老年人的互联网使用宣传力度,提高老年人的风险防范意识,降低杀猪盘、虚假投资理财、网络贷款等对老年人的权益损害。”刘妮娜提醒道。

  “重视随迁老人的友伴支持,为其搭建线上线下双重互动空间。”庄曦说,“虚拟空间”不能完全取代现实生活,老年群体同辈之间的互相支持有赖于线上线下的同步推进。城市社区应发挥所长,以联谊会、外出采风、兴趣小组等形式将随迁老人与本地老人组织到一起,帮助他们拓展新的同辈社交网络,进而得到更多的支持性资源。

  广东省减贫治理与乡村振兴研究院研究员李颖奕认为,构建布局均衡、方便可及的老年友好型社区,离不开城乡一体统筹推进,社会工作可以更好地介入乡村老年友好型社区建设。“乡村老年人的社会参与原本多为自然形成的邻友交往,主要满足社交需求,社工可通过多种方式扩展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形式与层次,比如策划组织一系列文娱健康活动,丰富老人的生活,并组织老人参与志愿服务。”

  受访专家一致提出,社交是老年人在社区生活中的重要需求,目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动老旧小区适老化改造,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借社区环境改造的机会,不但要做好无障碍等方面的改造更新,也要为社区老年人营造良好的社交环境,从而真正推动老年友好型社区的建设,以回应老龄化、高龄化社会的到来。

  (文中受访老年人均为化名)